新聞中心

服務熱線:400-696-5700

郵箱:ttsf@zbwoods.com

行業動態

軍工企業智能製造與數字化轉型之路

文章出處:AG视讯    責任編輯:zhou 發布時間:2018-07-02
摘要:軍工企業是國家重要國防裝備的研發生產與服務供應商,是中國高端製造的代表。軍工企業的智能製造和數字化轉型是中國製造2025的重要組成部分。本文從軍工企業管理信息化及“兩化融合”深化的角度出發,結合軍工企業的行業特點和內外部挑戰,探索軍工企業智能製造及數字化轉型的需求與問題和措施與策略。

軍工企業智能製造與數字化轉型背景
隨著新一輪信息革命的到來,雲計算、大數據、AI人工智能、物聯網、3D打印等新一代工業與信息技術在全球製造業中的作用愈發重要。全球各主要工業化國家及經濟體紛紛調整產業政策,布局未來製造業的升級再造。美國提出先進製造技術與工業互聯網,德國提出工業4.0,核心都是希望依靠創新的技術,通過信息網絡技術與現代製造工業技術的深度融合,實現智能化市場響應與設計製造過程,進而提供智能化的產品與服務,繼續搶占全球製造業製高點。《中國製造2025》正是為了積極應對德國工業4.0、美國工業互聯網對中國製造業的挑戰出台的國家產業發展戰略,旨在從國家層麵引導中國製造企業加速創新與轉型,構建以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為主線的新一代製造業工業體係,全麵推進智能製造在中國的落地。國防裝備行業在各國製造業中都是高端製造和尖端技術的引領者,因此,國家對軍工企業智能製造與數字化轉型投入巨大並寄予厚望。

近年來,中國製造企業麵臨的內外部環境正在發生深刻的變化,軍工製造企業同樣也麵臨各種挑戰。從外部環境看,市場及軍方對產品研發生產過程的質量監控越來越嚴格,對產品的交貨期和服務質量也提出了更為嚴苛的要求。在市場全球化、軍民融合、技術與產業升級的背景下,國內外軍工企業之間,軍工企業與其它國有民營企業之間圍繞產品技戰指標、質量、成本、交期的競爭進一步加劇。在內部經營管理方麵,隨著中國社會人口的老齡化、新生勞動力減少、人力成本的上升、交流與溝通的互聯網化,智能終端與自動化設備的普及給傳統的企業管理模式和方法帶來了全新的挑戰,需要新的管理模式、方法和手段來應對,以實現企業內部的高效協同與人性化管理。

在這樣一個大的背景及內外部環境下,軍工企業必須借助智能製造與數字化網絡技術,推動產品、技術與服務創新與升級。對外強化產業鏈協同、充分發揮產業核心企業帶動作用,打造產業整體優勢,積極開拓新的市場空間。對內聚焦企業核心競爭力,提高內部協同效率,通過研發設計和業務管理與生產現場和產品服務互聯互通,逐步邁向智能化設計生產與服務,達到創新推動、降本增效的目標。


軍工企業智能製造與數字化轉型需求
對軍工企業而言,企業未來的發展趨勢及戰略及對智能製造的要求主要聚焦在以下三個方麵:

首先是更好地滿足市場客戶日趨個性化的需求,進而通過技術創新引領市場和客戶需求。這要求軍工企業必須構建敏捷的數字化設計與仿真研發體係,通過有效的產品配置管理和柔性的數字化加工設備與精益敏捷的生產管理,實現規模化定製,高效率低成本滿足客戶個性化需求,實現精準的產品全生命周期服務,全麵提升客戶服務質量和水平。

其次是在企業的經營發展方向上,軍工企業未來的發展將進一步聚焦在企業的核心競爭力上,通過上下遊企業間的強強合作,充分發揮社會化產業分工協作優勢,挖掘利用相關的軍民產業資源和能力,真正做到產業鏈的軍民融合發展。因此,軍工企業未來需要通過橫向集成,基於新一代工業互聯網平台實現產業鏈協同,實現軍工行業整體效率效益的最大化。

最後是在企業的內部經營管理上,軍工企業需要進一步強化集團化運作和集約化經營的優勢,實現企業內部精益管理所要求的資源統籌、集中管控、高效協同與透明化管理。這就要求軍工企業將精益管理思想更好落實到企業經營管理細節,提高產品質量、降低產品成本,借助信息化智能化工具,實現對經營數據的集中管理和深度分析,為企業經營決策提供大數據分析支持。

在戰略執行層麵,軍工企業智能製造與數字化轉型的具體需求主要體現在以下五個方麵:

1、更快速的市場與客戶響應

快速的市場與客戶響應需要更為敏捷的研發與製造體係,需要企業構建以數字化為基礎的基於模型的企業(MBE)體係,設計製造服務一體化協同工作的生產模式,它超越了傳統的設計與製造觀念,其內容涵蓋了市場需求、設計工藝、製造過程、質量監控、產品服務等在內的產品生命周期的全過程。

2、更高效的計劃執行與反饋

通過分層、分級的計劃體係實現企業從研發到製造,從總廠到分廠、車間班組全業務過程計劃的統一管理與及時反饋。借助有限能力計劃排產和靈活計劃調度手段,平衡企業整體生產能力,快速識別企業計劃執行的真正瓶頸,提高計劃的可執行性和魯棒性的同時,支持計劃快速靈活調整。

3、更精準的成本核算與控製

基於財務業務一體化管理,通過預先定義的業務流程和處理規則,實現企業物流、資金流、信息流的同步,改變企業前端業務部門與後端財務部門相互分離的狀態,通過業務流程優化將兩者進行適當的職能整合,強化財務對業務的管控與服務,實現高效實時成本管理。

4、更透明的集團化管控與協同

通過信息化平台優化集團管控層級與粒度,達到更有效的資源協調分配、更精準的經營風險控製,使得集團組織架構和業務流程更為高效的運作和協同,實現對集團每個業務單元的透明化管理和快速準確的經營業績評價,滿足企業規模不斷發展和組織延伸對集團管控的挑戰。

5、更及時的數據分析與決策支持

通過對企業各個領域、層級業務經營數據的集中管理,充分發揮企業日常研發、製造及經營管理過程數據的價值,通過大數據分析,為企業不同層級的管理人員提供更及時更貼近實際需要的輔助決策支持,真正做到企業管理有的放矢,實現充分授權與有效管控的協調統一。


軍工企業智能製造與數字化轉型
關鍵問題
由於軍工行業特征、體製及管理基礎原因,軍工企業智能製造與數字化轉型的過程中需要解決好一些關鍵問題,才能更好實現企業研發製造與服務的智能化轉型升級。這些問題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麵:

1、企業主數據的規範化與標準化

大多數軍工企業現有的企業主數據分散在各個不同的業務係統中,缺乏統一的數據標準和管理平台,數據的標準化規範化程度低,而企業主數據的統一規範是未來企業數據全麵集成共享,進而實現智能製造的基礎。

2、涉密與非密應用係統的數據交換

由於企業軍工行業特性,研發設計和經營管理類應用係統一般都部署在涉密網環境,與部署在非密網環境的DNC數據采集、MES、供應商協同、客戶服務等應用係統物理隔離。在工業互聯網數據集成的背景下,軍工企業需要構建全新的適應新時代要求的安全保密觀,基於新的安全保密管理製度和技術手段,在滿足國家安全保密要求的前期下,實現涉密與非密係統數據的集成應用。

3、不同領域和層級信息化應用係統的集成

企業的信息化數字化轉型是一個複雜的係統工程,不同領域(設計、製造、財務、人力等),不同層級(L1-L5)的信息化係統無法完全基於同一廠商同一平台,因此不同領域和層級信息化應用係統的開放性集成性尤為重要,各應用係統必須支持新一代工業互聯網、物聯網集成標準,以滿足企業各項業務在數據和流程上集成應用需求。

4、設計、製造與服務的一體化

傳統軍工企業設計、製造與售後服務各自獨立,信息難以共享造成整體效率和客戶服務水平的低下。智能製造和就是要打破企業內部條塊分割的狀態,實現計劃的統籌、業務的協同和數據的共享,從項目計劃,到科研計劃、采購計劃、生產製造計劃、車間作業計劃,調試計劃的協同一致;從設計BOM、製造BOM、工藝BOM的數據共享與質量信息追溯,構建企業設計、製造與服務的一體化管理體係。

5、管理精益化與業財一體化

精益管理是軍工企業提高產品質量、降低產品成本、提高生產效率的有效手段和方法。精益管理也是一個持續優化的過程。業財一體化是對企業生產經營活動進行成本和效益進行準確核算、預測與控製的基礎。通過業財一體化可以為企業精益管理提供更為客觀全麵的成本與績效評價體係與反饋機製,幫助企業更加有效的推進管理精益化。


AG视讯智能製造解決方案助力軍工企業智能化與數字化轉型

根據AG视讯智能製造平台業務藍圖,結合軍工企業的特點,AG视讯軍工智能製造解決方案的整體在不同層麵支撐軍工企業智能製造與數字化轉型。

技術平台層:為軍工企業的信息化係統提供統一應用平台,統一的應用平台是保障軍工企業信息化係統穩定可靠、內外集成、信息安全、靈活擴展、持續迭代的重要技術基礎平台。

智能設備層:由數字化加工測量設備、生產線及傳感器等設備組成,並基於底層設備控製係統、DNC聯網、工業物聯網實現設備的互聯互通。生產設備的智能化改造與升級是軍工企業實現自動化、智能化、柔性化生產的重要設備基礎保障。

製造執行層:由生產車間製造執行係統MES、質量管理係統QMS及數網星大數據平台組成,幫助軍工企業實現車間作業計劃有效排程、執行跟蹤與車間物料、設備、工具、人等資源的管理控製,並通過大數據平台實現與智能設備層的數據實時采集、狀態實時監控分析和生產狀態的反饋,實現設備底層和數據雲端的垂直信息集成。

業務管理層:由基於內網的PLM、ERP和基於外網的協同設計、協同供應鏈組成,通過產品設計生產服務一體化,幫助軍工企業實現產品研發與製造過程的高效協同,在強化企業整體經營管控,實現資源優化配置的基礎上,支持未來軍工企業打通上下遊,實現產業協同的戰略發展需要。

決策支持層:基於大數據分析為軍工企業戰略落地、績效評價、內控分析及決策支持提供強大支撐,通過對企業內外部海量數據的多維度分析,構建企業經營管理駕駛艙,為企業提升經營效益,規避經營風險,實現透明化、可視化、智能化管理創造有利條件。